南非驻华大使谢胜文:当今世界不应被划分为对立阵营

国际 2022-09-23 08:30:14
7阅读

“很多人会问,为什么南非会加入金砖国家?”南非驻华大使谢胜文(Siyabonga Cwele)在9月20日出席“2022金砖国家友好城市暨地方政府合作论坛”期间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提到了这一经常被问及的问题。

面对此类提问,谢胜文给出的答案往往简单、直接:加入金砖国家对南非有利。2010年12月正式加入金砖国家后,南非呈上升趋势的贸易数据也反映出“入群”给该国带来的变化。

据《经济日报》今年6月报道,南非与金砖其他成员国的贸易额在过去10年中翻了一番。中国已连续13年成为南非第一大贸易伙伴国,2021年中南两国贸易额逆势增至543.5亿美元,同比增长50.7%。

2022金砖国家友好城市暨地方政府合作论坛现场。图片来源: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

当前,百年变局和新冠疫情叠加影响下,国际形势不稳定、不确定、不安全因素突出,而南非即将成为2023年金砖国家主席国。在谢胜文看来,当今世界不应被划分为“自我”和“他者”这两大对立阵营,期待金砖国家在国际危机中发挥“稳定器”的作用。

“加入金砖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经济收益”

今年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之前,南非总统拉马福萨6月20日发表了署名文章《金砖伙伴关系对南非具有重要价值》,他在该文中称,自12年前南非加入金砖国家以来,其成员身份的价值大幅增长。新冠疫情过后,南非也从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以及与其他成员国建立的关系中获益良多。

谈及南非加入金砖国家时的考量,谢胜文坦言,对于南非这样一个遭受了上百年殖民统治,至今仅有28年民主治理经验(南非1994年举行首次不分种族的大选)的国家而言,其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极其务实的,必须考虑到现实利益,即可否解决该国面临的贫困、失业、不平等这一系列长期存在的问题。

“加入金砖国家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南非与金砖其他成员国的贸易额都实现了较大的增长,即使在新冠疫情期间也是如此。这不仅对国家整体有利,也惠及普通民众。”谢胜文如是说道。

作为非洲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之一,南非吸引了大量来自金砖国家的投资。《经济日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累计在南非投资总额超250亿美元,为当地创造逾40万个就业岗位。此外,印度对南非投资额近90亿美元,俄罗斯对南非投资约15亿美元。

实际上,金砖带来的不仅是经济效益,在当前国际形势发生深刻复杂变化的情况下,金砖合作机制也可成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外发声的有力平台。

在谢胜文看来,当前国际社会面临诸多挑战,需要的是国际领导力、统一行动与团结,而金砖成员国领导人始终呼吁维护和平、推动全球化发展。以当前仍在持续的俄乌冲突为例,金砖国家的立场是鼓励冲突相关方以对话的方式,了解彼此合理的安全关切。

“俄乌冲突爆发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北约的扩张对其他国家构成了威胁。而这次冲突对发展中国家带来的结果是惨痛的,燃油和食品价格上涨,通货膨胀影响到了每个人。”谢胜文分析称。

谢胜文。GCIS 图

金砖国家应在变化、动荡的国际秩序中扮演何种角色?对于南非2023年将成为金砖国家主席国,谢胜文期待金砖国家在国际危机中发挥“稳定器”的作用,“世界不应该划分为‘自我’和‘他者’阵营,在应对人类社会共同面临的棘手挑战方面,金砖国家也需与发达国家开展合作。”

南非期待通过金砖国家扩员促团结

自2009年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首次正式形成金砖国家集团后,仅有南非在2010年加入,使“金砖”的缩写从“BRIC”变成了“BRICS”,此后再未扩员。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金砖国家领导人多次释放出推进扩员的明确信号。在6月23日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上,金砖国家领导人就金砖扩员发出一致声音,支持讨论扩员标准和程序。

至于此次金砖国家扩员的背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曾介绍称,面对当前百年变局、世纪疫情、国际热点交织叠加的形势,要加强同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合作,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发出更响亮的金砖声音,携手应对挑战。

“扩员是金砖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自然会经历的过程,南非对金砖国家扩员表示欢迎。”谢胜文表示,在过去两年中,金砖国家下设的新开发银行也在研究扩员相关的问题。尽管尚未形成有关扩员的机制性规定,但金砖国家领导层正试图达成一些有关扩员问题的重要共识:如何界定扩员?是一次性进行还是分阶段进行?

吸纳成员基于何种标准?

俄罗斯《消息报》今年7月初援引内部人士消息透露,阿根廷、伊朗、沙特、土耳其和埃及这5个国家正准备申请加入金砖国家。

其中,阿根廷方面表示中方已正式支持其加入金砖。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7月7日出席二十国集团外长会期间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会见阿根廷外长卡菲耶罗。阿根廷外交部在双方会见后的声明中进一步透露,王毅已正式确认中国支持阿根廷加入金砖国家。

不过,就目前情况而言,金砖国家并未完全就扩员问题达成一致。印度《星期日卫报》今年6月曾援引印度“顶级外交消息人士”的话称,印方认为中方提出的金砖国家扩员建议“在金砖国家内很难达成共识,就像金砖重要成员国之一巴西所表明的那样”。

不仅如此,对于印度而言,该国既是金砖国家成员,也是美日印澳“四边机制”成员,其将如何权衡不同“朋友圈”在重大问题上的立场分歧与碰撞仍有待观察,这也将是未来金砖国家合作面临的一大现实考验。

谈及金砖国家扩员过程中的潜在风险时,谢胜文提醒称,“金砖国家不是对抗其他行为体的阵营,而是一种伙伴关系。”在他看来,应通过扩员促进团结,而非造成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分裂。

“非洲国家欢迎世界各地的投资”

除了在金砖国家机制下的经贸往来,中国与包括南非在内的非洲国家还通过共建“一带一路”深化经贸合作。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9年来,非洲国家踊跃参与,非洲已成为参与“一带一路”合作最重要的方向之一。据新华社报道,截至2021年底,53个同中国建交的非洲国家中,有52国以及非洲联盟委员会已同中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文件。

“与中国的伙伴关系以及来自中国的投资对整个非洲大陆是非常有益的。”谢胜文指出,南非在基础设施领域所获得的投资,可用于连接南非国内以及与其相邻的国家,这降低了贸易往来成本,可以更为高效地运输商品,这也让该地区朝着实现非洲大陆自贸区的目标继续向前推进。

作为非盟《2063议程》的旗舰项目之一,非洲大陆自贸区自2021年1月1日启动以来就备受关注。而中非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也为非洲大陆自贸区的发展提供助力。不过,据谢胜文介绍,目前非洲内部贸易额仅占非洲进出口贸易总额的20%不到,他期待在未来几年这一数字上升至27%左右。

在中非合作推进的同时,不容忽视的是,近期时间以来,一些西方舆论又开始炒作“中国债务陷阱论”,其目的是想把非洲当前面临的金融、食品及燃料等危机的根源转嫁到中国头上。

不同于上述负面论调,谢胜文在采访中也分享了他在与外国投资者互动过程中的观察和感受。“我并不认为中国的投资让我们陷入了所谓的‘债务陷阱’。”谢胜文称,实际上,部分批评者总在强调那一两个因缺乏合理规划而出现问题的早期项目。但要知道,非洲与中国的大多数合作项目都是按照计划开展,且不存在所谓的债务问题,中非之间的合作基于相互尊重的原则。

谢胜文补充称,反观非洲国家面临的财政问题,其往往是那些伴随着沉重前提条件的投资引起的。由于部分欧美国家不理解非洲国家民众的生存方式和历史,他们会提出各式各样的要求,例如,这笔投资只能用于修路,不能用于教育或者缓解贫困,但后者恰恰是非洲国家面临的最为严峻的问题。

“部分西方国家还会要求我们接受他们所谓‘民主’的价值观,但在非洲,我们也有民主、团结、人道主义等深厚的价值观传统。”谢胜文也坦言,非洲的确需要外部投资,也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但不要试图改变非洲地区的文化,否则这只会影响在非项目的进度。

英国慈善机构“债务正义”(Debt Justice)今年7月发布的一份恩报告显示,非洲国家35%的外债来自西方私人贷款机构,其总额几乎是中国对非贷款的3倍,平均利率约为中国对非贷款的2倍。“债务正义”政策部门负责人蒂姆·琼斯指出,西方国家指责中国造成非洲债务危机,这是在转移注意力,西方多边和私人债权人仍是非洲国家最大债权人。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今年7月曾评论道,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只是那些不希望看到中国同非洲等发展中国家合作加快发展的势力制造出来的“话语陷阱”。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