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见的国产好剧,竟然无人问津?

娱乐 2022-10-09 08:30:17
81阅读

最近,一部以殡葬业为主题的国产剧上线了,虽然它的话题度和播放量都很低,豆瓣词条至今未开分。

但其实,部剧的题材颇具新意,讲的是95后女孩在殡仪馆担任化妆师的故事。今年,有关丧葬行业的影视剧多了起来。先是在六月份,由朱一龙饰演殡葬师的《人生大事》登陆院线,并以黑马之势引起了大量讨论;而在《三悦有了新工作》之后,大鹏的贺岁喜剧《保你平安》也在推进中,影片聚焦于墓地销售员的生活;另外,胡歌主演的尚未定档的《不虚此行》,则讲述了有关悼词从业者的故事。

死亡本是避讳的话题,影视作品能够直面丧葬诸事,这自然是观念上的一种进步。而对于《三悦有了新工作》这部剧而言,如何看待死亡,并在生命无常时学会珍惜当下,这便是它给予我们的启示。周依然饰演的女主角赵三悦,毕业一年间啃老度日,让原本就剑拔弩张的母女关系终于断了弦。

母亲一味指责三悦不务正业,整日玩手机;而三悦却觉得,母亲既然可以养个五十多岁的“老白脸”,凭什么养亲生女儿就不乐意。

一怒之下,三悦背起行李离家出走,甚至动起了自杀的念头。她觉得人生毫无意义,既然如此,还不如一死了之。倒是从事殡葬师的大姨劝下了三悦,在让她从头到尾地目睹一场葬礼过后,大姨给了三悦一点钱和一张名片,是躺平一段时间后开始找工作,还是继续选择自杀,由三悦自己决定。

而大姨介绍的这份工作,便是殡仪馆的化妆师由此,三悦通过为一位位往生者整理遗容,慢慢找到了生活的意义和生命的价值。第一场葬礼的往生者,是一位年仅三十岁的女孩。就在她被亲生父母遗弃二十多年,寻亲后不久,突发心脏病猝死。

在葬礼上,女孩的亲生父母嚎啕大哭,肝肠寸断;而真正养育了女孩的养父母却暗自啜泪,一言不发。对于这一反差,三悦的大姨意味深长地说道,有些人喜欢用眼泪和大嗓门来证明自己没错。确实如此,女孩的亲生父母之所以哭得如此外露,其实是为了掩盖遗弃孩子的愧疚罢了。

戏剧性的是,这对父母当年之所以遗弃女儿,乃是为了养活宝贝儿子,然而这位被他们视为依靠的儿子,后来同样罹患重病,因肺癌晚期将不久于人世;而唯一健在的大女儿在知晓父母的所作所为时,充满了怨恨,18岁后就离家出走,和父母断绝了关系。一场葬礼,让三悦看到了一个家庭的分崩离析,也感受到人情冷暖背后的愧疚与无奈。

也正是这对父母的小儿子,在临死前和三悦有过交集,他本以为三悦在得知自己身患癌症时,会客套地安慰几句,却不曾想三悦竟然羡慕自己,因为相比于毫无意义地活着,她更乐意不用自杀就能患重病死去。于是,这位参悟了生死的男孩,留了一封遗书和一条小狗给三悦,希望小狗可以为她带来温暖。从这场葬礼中,原本颓废丧气的三悦貌似找到了活下去的微薄意义。

而在第二集中,这一微薄的生存意义,不经意间又转变成了生活的酸甜苦辣和人际羁绊。说话直愣、情商欠费的三悦,并没有什么朋友,而到殡仪馆实习后,她了解到了几位同事的人生。比如工作干练的师姐周娅男,其实下班之后,会时常到理发店做着美美的发型,打扮靓丽地去相亲。尽管因为工作缘故,周娅男从未成功过,但她已经把相亲当做调节生活的额外乐趣。

又比如殡葬主持人格格,年轻貌美,原先拥有电视台主持人的大好工作。但她很难在这份工作中得到成就感,疲乏和空虚最终促使格格走向殡葬行业,因为在一次采访殡仪馆的外勤中,格格见识到殡葬主持人的工作更有价值,予人温暖。从此,她选择了将平常对活人说不出的心里话,真诚地向往生者诉说。

不仅如此,第三集的两位往生者故事,让三悦懂得了“比什么都不做多做一点点”的积极态度;第四集中的一场猝死事件,又让三悦开始思考“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在这部剧中,每集都围绕着一个话题展开,仿佛是在给三悦上一堂堂人生大课。虽然这么做,难免让剧集平添些说教的口吻,但它所产生的治愈效果还是可圈可点的。如果说《人生大事》是在强烈的戏剧冲突中,借由殡葬师这一职业折射出人生百态,那么《三悦有了新工作》明显更为轻盈和淡然,它让我们跟随一位颓废女孩的视角,进入到一个从未了解过的殡仪馆职场。

在这里,不管是替往生者整理遗容的化妆师,还是负责告别会的主持人,抑或是搬运遗体的司机,但凡是在殡仪馆上班,都在社会上受到过或轻或重的歧视。第二集中,三悦因为宠物问题被青旅赶出之后,便开始因为工作性质找不到租住的地方,幸而师姐周娅男愿意收留她。而在周娅男多年前才踏入这一行时,由于父亲离世,母亲便将这一噩耗攀扯到她的工作上,这不啻是在说——女儿克死了父亲。

当然,做这一行需要避讳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不能参加朋友的婚礼,不能和好朋友握手,也不能和他们说再见,甚至连打网约车时,都得换个地点,不能填殡仪馆的地址。通过这种种让人心酸苦楚的忌讳,我们感受到了这一行当的不易。而这层不易又实则荒诞,因为正是殡葬业的从业者,才让很多人无法安放的生死离别之痛,得以舒缓落地。剧中,面馆老板文叔多年来坚持将生意放在殡仪馆对面,当旁人问他为什么做这样的生意时,他说起了自己和殡仪馆的一段缘分。

原来十年前妻子溺水而亡,尸体涨得已经变了形,是殡仪馆的化妆师用巧手还原了文叔妻子的模样,让文叔得以欣慰。所以他才将面馆开在殡仪馆对面,希望这里的工作人员不管在何时都能吃到一碗热面。当然,这部剧不仅仅是一部讲述丧葬业的职场剧,更是一部和时下有着紧密联系的成长剧。赵三悦的颓废和丧气,并非毫无来由。大学毕业后,她也曾到相应的单位实习面试过,尽管在一堆实习生中,她的综合成绩最高,然而单位领导更希望选用男性实习生,三悦只得忿忿离开。这种不平等的现状,并不少见,本剧只不过将其安插在女主角失落的根源上。而剧集更为普遍的,是描述了不少年轻人的“丧”感生活。对生活没有多大的欲望和追求,对事业和梦想同样不存在热血的拼搏,他们希望可以人畜无害地躺平,即那句——想卷的努力卷,想佛的尽情佛啊!

我不愿对这种生活态度持以非黑即白的褒贬立场,而本剧好的一点也在于,它不对此做出生硬的、居高临下的指责,而是如日剧中常用的手法一般,用喜剧的调子搭配丧气的现实,从而让你时不时感受到暖意。用“丧事”来治愈“丧”味,看似是以毒攻毒,实则是让三悦这位对生活失去牵挂的女孩重新审视生命。借由《人生大事》中莫三妹的老爹的那句话说便是:人生除死,无大事。再丧的三悦,相信在这份担着巨大干系的工作中,终能学会成长和蜕变。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