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诊、陪聊、陪玩,社区养老如何帮助这届银发一族体面老去?

头条 2022-10-11 08:29:43
65阅读

国家卫健委日前表示,据测算,预计“十四五”时期,我国将进入中度老龄化阶段。2035年左右,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突破4亿,在总人口中的占比将超过30%,进入重度老龄化阶段。

面对汹涌而来的银发浪潮,社区养老逐渐兴起并广受老年人欢迎。陪诊、陪聊、陪玩……社区养老如何帮助这届银发一族体面老去?

服务送到家,打通与老人间的最后一米

刚一敲开门,上门为老人理发的何强就被室内的气味熏得连连后退,“长期卧床的人,屋里是进不去人的,我当时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何强是北京市密云区民心社区服务中心的理事长,16岁时就来到北京打拼,学得理发技能后开了自己的美发公司,常常为密云区一些社区老人免费理发。

在做这些活动的时候,他发现不少老人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养老问题。2017年,他专门成立了服务中心,为一些社区孤寡老人提供理发、维修等服务。

2019年,中心与密云区的部分社区合作,成立了密云鼓楼社区幸福晚年驿站等4个社区养老服务点,面向12个社区、近2000名老人,开展社区养老工作。

上述卧床的一家老人,是何强上门服务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他记得,当走进屋内时看到的是一个下半身瘫痪、上半身光着、眉毛和胡子一样长的老大爷。何强向家中保姆询问其身体状况时,她说:“(除了瘫痪)倒没什么事,反正能活几天吧。”

何强想着得和老人熟悉熟悉,就开玩笑道:“大爷眉毛、胡子留这么长,是从事艺术的吧?”

老人没有说话,“是会点‘艺术’,就在床上画圈,”保姆搭茬说,老人已许久没有理发了,问及原因,她掀开被子,“你看他这样,谁乐意来剪?”何强看到,躺了五年,老人身上已有严重的褥疮。

保姆说,这五年,老人的子女很少来照顾,每次来都是将东西放在门口就走。连这次理发,也是儿子在街上碰见了何强,留给他一个地址后,就再没管过。

三下五除二,何强利落地剪完,老人又摸了摸脸,“这是让你给刮刮脸呢。”保姆解释道。

刮完脸,老人终于笑起来,何强既欣慰又难过,“那大爷当时脸上笑得呀,像朵花一样。但看着他这样,我心里真不得劲(不是滋味)。”

正当他要离开时,老人却伸手钩住了他的衣服,“这是舍不得让你走。”保姆说。

何强向中新网表示,这样的例子非常多,“在基层服务,能看到很多东西。”他的日常工作,也由理发转向社区养老,以驿站为根据点,带着40多个工作人员和社区志愿者敲响房门。

每户老人开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群戴着小红帽、穿着红马甲,拿着工具箱的专职人员。

陪诊、陪聊、陪玩……这届老年人为何爱沉浸式养老服务?

据了解,社区养老是指以家庭为中心,以社区为依托,以上门、日托为主要形式,由养老机构进行具体运营,医养与康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

国家卫健委9月举行发布会时介绍,我国老年人大多数都在居家和社区养老,已形成“9073”的养老格局,即90%左右的老年人都在居家养老,7%左右的老年人依托社区支持养老,3%的老年人入住机构养老。

负责某集团旗下市场化养老运营项目的康壮表示,社区养老是居于居家、机构之间的中间地带,“居家养老专业度不够,机构养老又成本高,社区养老既能满足老年人居家、或离家不远的需求,又具备了一定的基础服务,比如日间照料、休闲娱乐等。”

中新网走访了北京市西城大红罗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站长廖瑛杰介绍道,驿站自2019年底成立以来,面向周边五个社区60岁以上的老年人,特别是高龄、独居、失能、特困等群体,免费提供巡视探访、呼叫服务等基本养老服务项目。现在驿站加上她一共有3名工作人员,每周要探访50多户。

除了免费的基本养老服务项目,养老驿站还为老年人提供助餐、助浴、助医等普惠型服务项目,老人支付部分费用,驿站低偿服务。“现在去看病都是智能化、数字化就诊,老年人不会操作,我们就陪着去医院。”

廖瑛杰表示,这附近一些老住房没有电梯,遇到腿脚不方便的老人,工作人员就背着他们上下楼。有些老人不会用手机,也会来到驿站求助。“他们学会用了,特别高兴,说‘孩子都嫌我慢学不会,你们还能这么耐心地教会我。’”

面对银发浪潮,专家建议建立积极的为老服务体系

现在,社区养老成为全国大力推广的养老模式。“人的年纪越大,需要的服务就越多,尤其是对医疗和养护的需求,”康壮向中新网表示,现如今养老服务不是风口,而是一种趋势,“但整个养老行业都缺人。”

何强也提到,如今养老服务行业正趋于老龄化,“愿意来工作的不少是中老年人,”他表示,因为社区养老工作没有编制,对象又是老年人,“好多年轻人不愿意来,更不想上门服务。”

同时,社区养老只能做到一些基本的医养服务,专业设施、人员的缺少影响了整体服务水平,“一些要求和服务还没有落实到基层。”他补充道。

南开大学老龄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原新说,老旧小区改造和机构运营经费同样需要关注,“我们调研的时候,社区就反映,旧小区比较难改造,运营、设施建设等成本不低,需要加大补贴。”

他认为,在人口发展进程中,我国第二个老龄化浪潮已经开始,应该建立起积极的为老服务体系,“养是一个很被动的概念,为老是包括助老和养老两部分。”

对于健康状态下的老人,原新说应该倡导他们自由生活,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尤其是社区举办的一些活动如志愿者、托育工作等,“在老人需要帮助的时候社区再及时出现,解决他们医、行、洁、餐等方面的问题。”

而对于失能半失能老人,他认为,一方面,要加强康养和医养结合机构的建设;另一方面,加强社区养老基础设施建设和基本服务供给,“打破”养老机构的围墙,把专业化、职业化、社会化的养老服务送到有需求老人的家中。

“社区养老不仅要看社区层面,还要关注和重视居家养老,因为社区是养老服务送进居家老人的最后一米。”原新补充道。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