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速读|徐培喜:数字冷战的风险仍然比较大

国际 2022-05-14 08:00:14
14阅读

本文转自:中国新闻网

(东西问·速读)徐培喜:数字冷战的风险仍然比较大

中新社北京5月13日电 (杜国东)“从目前走向来看,数字冷战的风险仍然比较大。”中国传媒大学网络空间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徐培喜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时如是说。

资料图 供图

徐培喜指出,数字冷战的风险在加剧,主要体现在美国日益走向单边主义和阵营化路线,打算拉下数字铁幕。

“但如果数字冷战这条路走不下去,原因至少有三个。”徐培喜分析,全世界只有一个互联网,美国军事和经济两大利益集团的诉求并不一致;互联网具有非对称性,美国在网络空间的进攻能力很强,但防守能力并不强大;许多国家不情愿接受美国胁迫,法国、德国要追求战略自主权,与美国保持距离。

在徐培喜看来,虽然中美网络分歧明显,但依然有许多领域可以合作共赢,扩大利益交汇点,如金融、关键基础设施和文化产品数字贸易。

他认为,世界各国能否克服在网络问题上的核心分歧、走向数字共同体,仍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互联网先驱人物温瑟夫(Vint Cerf)曾提出“数字共同体”,欧洲网络法规文件中也有“全球公共商品”的说法,而中国的提法是“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美国鹰派人物没有共同体概念,其世界观是先入为主、非黑即白的,喜欢从对抗冲突的视角看待其他文明和文化。”徐培喜说,“中国自古就有对天下负责的文化观念,所以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延伸到网络空间,是有文化根源的,是自然而然的,也是对世界负责的。”

谈及互联网治理,徐培喜认为,各国的互联网治理实践都具有威权和自由两种成分。美国只提自己自由的方面,即硅谷、华尔街,但实际上五角大楼和北约代表了网络空间最威权、最极权的成分。自由女神并不是网络空间的主要象征,斯诺登才是。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